幽幽呦呦呦

“风归处众生一瞥,笔落处山中大梦”

【喻黄】 橘子糖与香樟 (一)

  

        早上的四节课是那样的难熬,每一次下课铃响起都是对在题山卷海中跋涉的学生们的救赎。

  最枯燥乏味的英语作文课终于过去了,本该是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的一群人却不同于往常,尤其是女生们,几乎全跑到了教室最左侧倒数第三排的那个座位旁边,围成了一个不小的半圆。

  喻文州是这节英语课上被老师带进来的,在这个高一已经开始小半个学期的节骨眼上转过来,其实是不太讨好、也容易引起别人排挤议论的做法。因为在这前几个月里,基本的人际关系网已经形成,莫名搭进一条线总归会让人不舒服。

  喻文州明白,但也没办法。爸爸因为工作原因回到G市,之后他们一家三口就要定居于此,他的高中三年学业也必将在G市完成。

  英语老师领着他走进教室时,教室里明显一阵骚动。男生们谈论着这个人哪儿来的,女生们兴奋于班上又会有一个好看的男生了。平心而论,喻文州的样貌是出挑的。但不是锋芒毕露的好看,喻文州温和的气质甚至盖过了容貌上的优势,笑一下就会让人如沐春风。

  喻文州微笑着介绍自己,其实都听的出他说是些客套话,但他这个人似乎有种魔力,只是站在那里平静地开口,所有人的目光都会汇聚在他身上。

  黄少天坐在靠窗的位子上,一只手撑着下巴望着喻文州,嘴角略微勾起一边。喻文州似乎感受到了这道不太友好的目光,转过头来看着他,礼貌地回一个弯起眉眼的笑。众人的目光也随着喻文州而落到黄少天这里,在这两个气场明显不合的两个人之间来回转悠。

  老师敲了敲讲桌,招呼喻文州坐在郑轩旁边的空位子上,翻开了厚厚的讲案,在一片哀嚎声里开始了枯燥的一堂课。

  喻文州一下课就被围了起来,没有预想中的排挤,倒是莫名地收到了热情的对待。

  女孩儿们尤其热情,但也没太过火,都是问些过去在哪里读书、有什么爱好之类的问题。

  黄少天投过缝隙看见一旁的郑轩抱着脑袋趴在桌子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他单手打开一罐汽水,已经不冰了,黄少天挑了下眉喝了一口。嗯,还行。

  那边女生没什么问题可以问的了,男生又开始对喻文州进行大问答。

  “嗯,平常会玩游戏的。”出人意料的,喻文州看起来是个五讲四美标准的别人家孩子,老师介绍他的时候也大吹特吹了喻文州在以前就读的地方成绩有多厉害拿过多少竞赛奖,这样的一个人居然也会玩游戏。

  像是怕喻文州为了拉进关系而诓他们一样,又有人问他玩什么游戏,喻文州随口报出来几个他正在玩的,都是线下热门的手游网游。

  徐景熙拿肩膀撞了一下黄少天:“黄少,总盯着那边看干嘛?”

  “看看我们郑轩同志是否坚强地抵抗住了来自全班女生的包围。”

  “得了吧,被包围的又不是他。”宋晓凑过来说,“诶黄少,你说那个喻文州看上去文文弱弱的,真的会打游戏吗?”

  “不知道。”黄少天诚实回答。而且打不打又不关他的事儿。

  “那你最喜欢哪一款?”那边又问。

  “《荣耀》。”话音刚落,一片吸气声又起。

  黄少天的眼睛陡然亮了。

  《荣耀》是一款大型网游,但因为操作复杂、技能搭配等变化很大,上手容易、真正练出名堂很难,便很少在学生中流行。在这个班上也就只有黄少天他们几个人玩。喻文州刚才没提到也是基于这个原因。

  “有意思了。”黄少天喝完最后一口汽水,甩手丢进了角落的垃圾桶。完美“空心球”。

  宋晓和徐景熙对视了一眼,同时拍了一下黄少天的肩膀。

  “喂!干嘛,吓我一跳。”黄少天拍掉两人的手,疑惑地望着他们。

  “黄少,你该不会是……”宋晓故意拉长,眼睛眨巴眨巴的。黄少天微笑着看他,一点被吊起胃口的样子都没有。

  宋晓放弃了,就知道怎么都玩不过黄少天,“你该不会是看上喻文州了吧?”

  徐景熙捂住眼睛,不忍看宋晓接下来会面临什么。

  “宋晓。”

  “嗯?”

  “是你飘了还是天哥我拿不动刀了?”

  “嗯……黄少你是个剑客,不拿刀的。”

  “你还抬杠?今晚竞技场来不来?”

  ……

  郑轩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在心里哀嚎:“你们谁来救救我啊……”

  
  黄少天是弯的这件事儿,宋晓他们这帮人初中就知道了。

  他们那时同班,初二下学期的时候,隔壁班一个女生一直在追求黄少天,每天一封情书加上三天两头堵下课,黄少天一开始就礼貌拒绝了,奈何这姑娘真的是毅力非凡,愣是坚持了一个学期。连徐景熙他们都觉得这实在是……有些不礼貌了。

  那天下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刚响起,踏出门的黄少天就被堵在了楼梯口。

  黄少天上次测验没考好,现在很烦躁,但他还是保留着对女生应有的尊重。

  “不好意思啊,我真的不喜欢你的,我……”

  “黄少天,我追了你那么久,你就没有一点感动吗?”李妍估计也是在孤注一掷了,但是黄少天心里想的是:抱歉啊,真的没有。

  深吸一口气,黄少天说:“那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不是不喜欢你,”在李妍亮起来的眼神下,黄少天说出了那句话:“我是不喜欢女孩子。明白了吗?”

  “你……你就算想拒绝我,也不用撒这个谎吧?”

  李妍瞪大了眼睛,高声问他。

  黄少天挠挠头,眼睛扫过周围。都是认识的人,这下麻烦了。

  一个抱着书、低着头的男生走了过来,黄少天眼睛一亮,心说对不住了这位兄弟,解决完了我请你吃一学期冰淇淋赔罪啊!

  他趁着男生走过他身边,一把将人拽过来,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下。嗯,软软的。

  黄少天刚把男生的胳膊放开,脸上就被扔了一记耳光。李妍的眼睛里盈着泪花,把手里的礼物盒子扔到地上:“黄少天!你会后悔的!”

  这什么狗血言情剧套路。黄少天揉着脸,心说姐姐你力气怎么这么大啊,疼死我了。转身走去校门口和郑轩等人汇合了。

  
  “卧槽,黄少你怎么搞的?”黄少天之前说,一看见李妍来找他,徐景熙他们就先走,不然一副校园恶霸团欺负小姑娘的样子,不好看。这次也一样,不过黄少天出来的时候捂着左半边脸,隔着好几米都能瞧见肿得老高。

  徐景熙让他把手拿下来,看着红肿的一块皮肤倒吸了一口凉气。“你跟人打架了?”

  “没,被李妍打的。”一路往甜品店走,黄少天一路跟他们解释。

  李远听完感叹了一声:“黄少,你真够可以的,怪不得李妍要扇你,你干嘛那那种谎话骗他?”

  黄少天正用在店里借来的冰袋敷脸,闻言他头也不抬地说:“我没骗她啊。”

  徐景熙的奶茶呛在喉咙里,扶着郑轩不停地咳嗽。

  黄少天终于抬起头,目光在每个人的脸上都停留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说:“我骗谁都不会骗你们啊,我真是个弯的。”黄少天放下冰袋,对着玻璃桌面看了看,冰敷及时,肿差不多消了。

  “该回去了,”他拎起书包,走到门口时,回头说:“明天见。”留下一桌人面面相觑。

  “诶……我们,该怎么办啊?”李远开口,却不知道该问谁。

  “什么怎么办?”没想到开口的是郑轩,他捏着吸管搅动着杯子里的冰块。

  “黄少是……他喜欢男生,我们……”宋晓支着下巴,眉头皱着。 突如其来的消息一下子砸晕了他。

  “你们在纠结些什么?弯的不就弯的,黄少又不是今天才开始喜欢男生,你们之前认识的黄少天,和今晚过后的黄少天,是同一个人,没有差别。”郑轩难得放下了那副懒洋洋的语气,很认真地对他们说:“黄少天还是黄少天,只是我们对他的了解又多了一点而已。他一直都喜欢男生,但是和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都没被我们发现,你们难道以为说出来之后他就会看上我们其中的一个了?”

  见众人齐齐摇头,郑轩继续说:“那不就得了,黄少今天走这么早,就是想让我们想想,以后是继续在一起还是怎样都看我们的态度,他说出来估计也不是很容易,你们什么想法?”

  周围人都不说话了,郑轩叹了口气,“哎,也不怪你……”

  “不是的轩哥,我们不是对黄少有意见。”李远率先开口,“只是你突然说这么多话又这么严肃,我们有点惊讶。”

  “嗯嗯。”徐景熙和宋晓跟着表示同意。

  “……”

  
  第二天。

  和往常一样,黄少天在昨天的甜品店门口看到了他们。郑轩,徐景熙,宋晓,李远。一个不少。
  黄少天低头笑了。真好。

  到了学校,黄少天才发现事情有点大。倒不是他性向传遍了全校,说实在的他也不太在乎别人知不知道。 麻烦的是……

  “黄少……你昨天亲的那个人是谁啊?”

  “呃……不知道。”

  众人又是齐齐瞪眼:“不知道?!”意识到声音太大了,宋晓压低了声音继续说:“不知道是谁你就乱亲?黄少你真是强。”

  黄少天郁闷地戳自己的柯基钥匙扣:“那不是一时情急嘛……而且我想找他道歉来着,谁知道我转身他就不见了。”

  郑轩问:“那他是哪个班的你看清了吗?班牌他总该带着吧。”

  黄少天挠挠头:“他好像不是我们学校的。穿的不是我们的校服。”

  “我知道了!”李远一下子站起来,被宋晓摁了下来,“你小点声!”

  “好好好,我小点声。那个,你们记不记得这段时间我们学校有个和外省的学习交流活动?外省的老师会带上学校里最优秀的学生过来,黄少你昨天亲的那个估计就是了。”

  “这个活动是不是刚好昨天结束?”

  “对啊,昨天刚好是最后一天。”

  “那我还能找到他吗?”

  “估计……没可能了。”

  直到现在,黄少天都没找到那个男生。参加活动的老师学生是不可能留档案的,黄少天也不好冒昧向老师询问一个外省学生的姓名。理由……他总不能说自己亲了一个男生然后想要他的联系方式好再续前缘吧?

  男生没找到,他的性向全摊开给了郑轩他们看,有事没事儿就被调侃,他倒也喜欢和朋友拌嘴。毕竟,能被在乎的朋友接受这个难被社会普遍认可的性向,他已经觉得很幸运了。

  
  
  一天的课就这样结束了,喻文州的转校也没掀起太大的波浪。校园似乎就是有这种魔力,任何事情都会在这里变得平静宁和,像风拂过湖水,只能荡起层层涟漪。

  黄少天回到家里,做完作业才九点不到,他躺在床上,和郑轩他们在小群里瞎侃,斗图互怼玩的飞起。

  宋晓忽然提起喻文州,他今天去办公室给老师递资料,瞥见了喻文州的转校材料,当时没太在意,现在忽然想起来喻文州之前的学校所在省,刚好是那年来他们初中交流的学校所在省。而且喻文州成绩也是拔尖儿的,言下之意 ,喻文州就是当年的那个男生。

  “有那么巧吗?”徐景熙第一个反驳。

  “说不定啊!要不我们明天去问问,如果真的这么巧,那就刚好让他和黄少再续前缘!”

  “我续你个头啊宋晓,今晚jjc还没来吧?走起啊!天哥教你做人!”黄少天看宋晓越说越没边,想起了上午的玩笑话,又刚好今天的任务没清,就干脆跟宋晓约竞技场。郑轩徐景熙李远都跟过来凑热闹,挤进竞技场里围观。玩到后来也不分谁和谁了,除了徐景熙玩的是治疗不能和人单挑外,剩下的人都互相打了几把。最后算下来还是黄少天赢的最多。

  学生不能睡得太晚,少年们虽然皮了点,但分寸还是懂的,掐着点在QQ里互道晚安。

  黄少天仰躺在床上,转头透过玻璃窗看向夜空。没有星星,只一轮毛边的月亮。

  他收回眼,盯着天花板。

  “喻,文,州。”

  他喃喃自语,不知在说给谁听。
  

tbc









  
  是个连载!但是不一定什么时候有下一篇【。

       
  姑娘的名字我是按LY缩写随便取的(:з」∠)_如果真的有叫李妍的姑娘看到了请接受我的道歉!(づ ̄ ³ ̄)づ么么么

         蹭一下10w参与量【。
  

【喻黄】 橘子汽水

少天生日快乐啊♡今年依旧爱着你       



        黄少天倚墙站着,手指在背后的墙上轻敲,小声哼着一段不知名的旋律。
  
  喻文州走出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少年低着头,金灿灿的夕阳斜斜地照过来,笼在他柔软的头发上,睫毛在脸上打出一小片阴影,他微眯着眼,嘴角翘起,时不时动一下脑袋。
  
  你看这个人,多让我喜欢。
  
  “文州。”听到脚步声,黄少天抬起头来喊他,“你们老师怎么拖堂拖这么久啊。”
  
  喻文州和他并肩走,肩膀略比他高出一小截。最初发现这一小截时黄少天还很不服气,明明小的时候喻文州一直比他要矮那么一点,谁知道到了高中两个人都开始窜个子,喻文州却比他要快。
  
  “决赛快到了,老师总想着多培训一点。”
  
  黄少天也知道喻文州最近在忙化学竞赛,天天和一些瓶瓶罐罐打交道,可他就是私心想喻文州多陪他一会儿。黄少天想,恋爱使人矫情。
  
  “诶文州,你说为什么竞赛非要安排在暑假?这明摆着压榨你假期啊。”黄少天还是很不乐意,刚确定关系没多久,喻文州就收到了竞赛培训的消息。校长、教导主任、班主任、化学老师对喻文州和他父母进行轮番轰炸,甚至还找到了黄少天。黄少天接到电话的第一反应是:卧槽,老师抓谈恋爱这么厉害?! 结果老师是想他作为喻文州的好朋友来劝他。
  
  喻文州对他笑笑,伸手把黄少天翘起的发尾压下去:“抱歉啊少天,是我的原因害得我们没法多相处。”
  
  “哎呀……也没多大关系,你别自责。我知道你这个学生会主席是没法带头拒绝那么多老师的,”黄少天喝了一口橘子汽水,甜蜜的气泡在口腔炸开:“反正我们住那么近,随时随地都能看到你。”
  
  
  喻文州和黄少天是典型的竹马竹马,各自的母亲是少年时代的好友,高中毕业后各奔东西,没想到多年后阴差阳错地住在了对门。黄妈妈怀上孩子的时间比喻夫人要晚近半年,两家人商量着,要是一男一女就定个娃娃亲,要都是女孩儿或者男孩儿那就让孩子们大学前一直读同样的学校。如今想来,这两个计划好像都实现了。
  
  黄少天小时候是个淘气包,喻文州则是个乖宝宝。据黄妈妈回忆,小时候带他俩去沙滩玩,喻文州能安安静静坐在那堆沙子玩,黄少天就坐在旁边看着,等喻文州的沙子堆地高高的,黄少天就爬过来,手脚齐用地把沙堆撞散。喻文州也不恼,奶声奶气地喊黄少天“弟弟”,拿自己的小手帮他擦掉脸上的沙,惹得一旁的大人捧腹大笑。
  
  后来上了小学,黄少天一副校园小恶霸的样子,其实泪腺异常发达,手上蹭破了点皮就会掉眼泪。黄少天很想说他不疼的他很坚强的,可是那个气死人的喻文州偏偏要第一时间跑到他面前来,一边给他擦眼泪一边给他吹伤口,嘴里还说着:“呼呼不痛啦,天天要乖哦。”黄少天现在想起来还会老脸一热。
  
  初中的时候,黄少天到了叛逆期,虽说不至于三天两头跟人打架,但也是个让老师隔三差五烦心的角色。喻文州则好像没有叛逆期这个东西,成绩拔尖品行兼优。了解到黄少天和喻文州住的很近,老师就经常拿喻文州跟黄少天举例子,开口必是一句:“黄少天啊,你看看人家喻文州……”
  
  黄少天表面上恭恭敬敬还带着微笑,其实心里飘过去一排弹幕:我看他干嘛?他好看吗?好吧是挺好看但是看了十几年我都看腻了,再说了他有我好看吗……一番自说自话天人交战。
  
  老师叫他去谈话总是在放学后,放他走的时候学校里的人几乎都走了。
  
  可是黄少天知道,在出办公室的第一个转角,一定站着喻文州。 黄少天能看到春天的花,夏天的雨,秋天的叶,冬天的雪。喻文州就站在那儿,一双眼睛含着清浅笑意望着他,和他整个人一起融在这些景里,变成黄少天记忆里永恒的画面。
  
  高中的学业时间紧难度大,黄少天的叛逆期也早就过去了,凭着先天优势和后天努力坐稳了年级排名前十。 喻文州则是从初二开始一直是年级第一甚至全市第一,再加上形象好气质佳,他毫无争议地成为了校园男神之一。当然,黄少天也是。
  
  青春期的女孩子们,总是幻想着一切美好的事物。比如自己和男神间的恋爱,再比如男神和男神间的恋爱。
  
  黄少天记得那是个蝉声鼎沸的夏日,那时离高考还有不到一个月。他和喻文州走在林荫大道上,他低头翻看手机,防止走着走着偏离道路他还攥住了喻文州的书包带。
  
  张佳乐给他发了一个链接,说这里有惊喜。黄少天料他也不敢青天白日地发限制级的东西,点开一看,是一篇校园论坛的帖子。
  
  黄少天盯着大大的标题看了半天,嗯……喻黄是什么意思?我和喻文州?RIO不是一种酒吗?我们什么时候喝酒了?
  
  带着疑惑,黄少天花了五分钟看完了整篇帖子。然后,他就震惊了。
  
  这篇分析帖文笔优美图文并茂条理清晰有理有据,看得黄少天简直想找出作者来加入他们文学社。嗯……如果分析对象不是他黄少天和喻文州有一腿的话。
  
   楼主给每一张他和喻文州的合照都配了文字,什么眼神有爱动作甜蜜配合默契,经过文学加工后看上去竟然还挺像那么回事儿。要不是黄少天是当事人,他都快相信自己真的和喻文州从小学就勾搭在一块儿了。
  
  黄少天又快速看了一遍,居然惊奇地发现了张佳乐的ID,他还回复了好几层,说的都是“楼主你说的对!楼主真是个小机灵鬼!”一类的话。
  
  好你个张佳乐啊,黄少天放开拉着喻文州书包带的手,准备双手齐发对坑队友的张佳乐进行狂轰滥炸。
  
  “少天?”黄少天还没来得及点下发送键,喻文州就回头看他,“怎么了?别玩手机了,要过马路了。”
  
  喻文州直接伸手握住黄少天的手腕,冰冰凉凉的手按在黄少天的皮肤上,清凉的感觉直爬到心脏,黄少天感觉心尖都颤了一下。
  
  走到对面喻文州也没放开他,就牵着他这么往家走。黄少天竟也没觉得不对劲,也忘记了网线对面的张佳乐,只盯着喻文州握住他的手发呆。
  
  “怎么了?”喻文州扭头,另一只手拨拢了黄少天额前的碎发。
  
  “啊?”黄少天回过神来,说:“刚才张佳乐给我发了个帖子。”
  
  “什么帖子让你看完了呆成这样。”
  
  黄少天楞楞地把手机递给他,界面上还显示着他未发送出去的话:“张佳乐我看见你ID了你是不是想死!!!!!!晚上jjc走起!!!!谁输了请客一年冰淇淋!!!!”
  
  喻文州当着他的面就笑了出来,黄少天瞪了他一眼,把那段文字删除了。再点开张佳乐给他的链接,递给喻文州。
  
  喻文州花了几分钟看完了,黄少看着他笑意越来越深,忍不住戳戳他:“喂,有什么好笑的啊。”
  
  “没有,就是很惊讶。”喻文州把手机还给他。
  
  “惊讶什么?”黄少天把手机塞进兜里,顺带掏出一颗糖。还是他最喜欢的橘子口味。
  
  “我在惊讶,连周围的人都能看出来,少天还没意识到我喜欢你。”
  
  喻文州没有回头看他,眼睛平视着前方,黄少天却感觉到喻文州握着他的那只手掌正在微微颤抖 ,掌心出了汗。
  
  之后的一段路,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黄少天处于大脑放空的状态,他被这个突然的表白惊到了。不过他暂时没去想这是惊吓,还是惊喜。
  
  还剩一个转角就要到家了,他们走到一个角落,喻文州放开了他。
  
  墙上攀着不知名的绿藤,星星点点的花点缀其间,在傍晚的风里荡开幽香。
  
  喻文州和黄少天面对面站着,先开口的是喻文州。
  
  “少天,你……是怎么想的?”所有人都说喻文州年纪小却格外沉稳,可他面临自己喜欢的人时,也不过是个没谈过恋爱的青涩少年。
  
  黄少天没出声。
  
  喻文州眼睛里的光暗了,他叹了口气,说:“如果让你感到不舒服了,我向你道歉。少天就把我说的话当做……当做玩笑好了。明天见。”
  
  “你等一下。”黄少天忽然伸手扯住他,“喻文州,你等一下。”
  
  “我刚才,没有在发呆。我只是在想,我是不是……也喜欢你。”
  
  喻文州瞪大了眼睛。
  
  黄少天回望向他,一字一句地说:“我刚才在想,我和你一起长大,十六年了我们都在一起。每一点每一滴我都记得。好吧,太久远的我忘记了。我承认我对你有感情,但在你说出那句话之前,我一直以为是好朋友间的。可是刚才我瞥见这些花的时候,想起的是我们十一岁那年一起爬过去的那个老墙上,也开着一簇这样的花。” 他那样笑着,眼里是锐利又温柔的光。
  
  “喻文州,我确定的,我也喜欢你。”
  
  话音刚落,黄少天就被喻文州搂进了怀里,衬衫上清爽的肥皂气味包裹着他。黄少天伸手回抱住喻文州,拍拍他的背。 他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不知道喻文州喜欢了他多久,等待又是否让他失望过。不过好在,自己开窍了。
  
  “少天,”喻文州的气息喷在黄少天耳后,激得他身体一抖。“我能亲亲你吗?”
  
  “……啊?”这进展也太快了吧。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又想起他们俩这样抱着喻文州看不见他的动作,小声地“嗯”了一下,换来喻文州轻轻的一个笑,撩得他心尖发痒。
  
  喻文州放开黄少天,小心翼翼地捧起他的脸,黄少天闭起了眼睛,脸上浮起淡淡的粉红。喻文州弯起嘴角,慢慢、慢慢地凑了过来。
  
  嘴唇贴到一起的时候,两个人都是呼吸一滞。
  
  皮肤接触的地方酥酥麻麻的,像是有一股电流通过那一点传递到指尖,流遍全身,最后汇聚到心脏。
  
  胸腔里憋着一股气,谁都没有进行下一步动作,不知过了多久,黄少天终于憋气到了极限,略微张开嘴想要获取新鲜的空气,喻文州却好像无师自通,灵巧的舌头顺势探了进来。
  
  黄少天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因为距离太近,他看不清喻文州的脸,只能感受到喻文州在极尽温柔地吻他。
  
  喻文州在他口里一点点侵占,从他的舌尖,虎牙,上颌,舌根,最后是整个口腔。喻文州舌尖上满是清醒的橘子糖果味道,他汲取着黄少天口腔里稀薄的空气,直到大脑成功反应过来才放开他。
  
  黄少天脸上的红晕更深了。第一次接吻就来这个,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都是对他的无上刺激。黄少天现在还能感觉到心脏在快速跳动,手脚发软。
  
  喻文州也没好到哪儿去,他回抱住黄少天:“对不起少天,我想太久了,第一次表白就成功太激动了,下意识就……”
  
  “你你你别说了……”黄少天第一次感觉,喻文州的脸皮比他的还要厚。
  
  后来他们一起过了一辈子,接吻了很多次。这一次并不是气氛最好的,技术也当然不如以后,却让他们记住了一生。
  
  在那个夏天的傍晚,开着小花的角落里,两个少年,一个青涩而漫长的吻。
  
  
  
   走到了家门口,黄少天的思绪被拉了回来。
  
  “那,明天见啦。”黄少天对他摆摆手,掏出了自己家门的钥匙。
  
  “少天,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喻文州开口,无奈又好笑的语气。
  
  忘了什么?没什么啊,难道是告别吻?我们不兴这一套的吧?
  
  黄少天又开始胡思乱想,喻文州看着他那副样子实在爱得紧,不由得抬头揉揉他的头:“今天是你生日呀,忘了?”
  
  “啊?今天几号来着?”黄少天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还挂着10086给他发的生日祝福短信,不过他没看见。
  
  黄父黄母前年就飞去了国外工作,就把黄少天托付给喻家照顾,喻家父母也是常年忙的脚不沾地,经常待在公司不回家,家里就剩两个少年和雇来照顾三餐的钟点阿姨。 黄少天不怎么在乎生日,也没跟班上同学说过,这几年也就只有喻文州记着。
  
  黄少天被喻文州拉进了他的家,桌子上放着一个丝带扎着的蛋糕盒,盒子上的logo是他最喜欢的一家私人烘焙店的。
  
  “我让阿姨今天晚上休息了,所以没人给我们做饭。”喻文州带着他坐到桌子旁边,“吃完蛋糕如果还饿的话,冰箱里还有一盒鸡蛋和一挂面条,我负责煮长寿面给我的小寿星。”他微笑着,眼睛里噙着化不开的温柔。
  
  拉上窗帘,点上蜡烛,黄少天在摇曳的烛光里许了愿。
  
  ——我希望,我爱的人,都能永远快乐,永远幸福,也永远,爱我。——
  
  他睁开眼,吹灭了象征年龄的18根蜡烛。
  
  喻文州走过来,在他脸上抹了一块奶油。黄少天不甘示弱,也在他脸上糊了一块。喻文州笑了,在黄少天的脸上亲了一下,刚好是有奶油的那一块。 “少天,要礼尚往来呀。”
  
  黄少天瞪了一眼喻文州,也凑上去亲他。喻文州转过脸,嘴唇刚好与他相接。
  
  “我亲爱的男朋友,十八岁生日快乐。”
  
  
  以后的每个生日,我都陪你过。
  
  每一个四季更替,都有你和我。
  
  

《时雨》【喻黄】

夏天好像总是这样,本是晴空万里,云却眨眼间变成黑色,喻文州和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瓢泼的大雨淋得半湿。

两人牵手跑到一家小花店的门口,躲在为花朵遮阴的棚子底下。玻璃门上挂着“店主不在”的小挂牌,木牌最底下还用蓝色的笔写着一行字“不过您可以欣赏美丽的花哦~”。黄少天说,看字体应该是个女孩子。喻文州笑着打趣他自从来到蓝雨就没看过几个女孩子,怎么会知道女孩子的字体是什么样子。黄少天撇撇嘴,不去理这个醋缸子。

乌云散去了,但雨还没有停,仅仅是变小了点,顺着遮阳棚的边沿滴滴答答落下来,闪着细碎的光。

喻文州凑过去吻他,甜丝丝的柠檬水味道混着花香扑向他,让黄少天忍不住略微弯了嘴角。

一阵风吹过来,本就轻的雨丝被吹向花棚,喻文州下意识地放开黄少天,挪了一下身子挡住吹来的雨水。黄少天把他拉回来继续亲,浅浅地碰几下,嘴里嘟囔着:“淋不到的……”喻文州便也不去管那些雨,任由它们沾湿自己的衣摆。

他仗着那一点点的身高优势揽着黄少天的腰,面对面就这么看着他。

黄少天其实脸皮薄,经不住喻文州一双眼睛含着那么温柔的笑意看着他,从前还没点破心意的时候还能强行向自己解释喻文州看人一直是这样的,现在却明摆着的都是爱意滔滔。喻文州刮了刮他的鼻尖,侧过头去亲他微红的脸颊。“少天脸红什么?”喻文州憋着笑问他。“我哪有……”仿佛不甘示弱一样,黄少天掰过他的脸凑上去接吻,剑圣性子不服输,虽然没什么恋爱经验却也不甘总是被动。感受到喻文州翘起来的嘴角,黄少天在心里骂他大心脏,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雨一直淅淅沥沥的,江南梅雨天就是这样,缠绵得让人无奈。

这个镇子本就少人,下了雨更是没什么人肯出来,等了快两个小时也没个路过的行人,更别说借把伞。黄少天站的腿有些麻,揽着喻文州的脖子不肯动。喻文州抬头看看,这雨一时半会儿还真停不了,他开始懊悔自己忘记了查看天气,喻文州把外套脱下来披在他身上,生怕自家男朋友感冒了。他托了托往下滑的黄少天,竟又坏心思地想让雨再下一会儿,大不了就抱着黄少天回去。

怀里的人忽然扒住喻文州的手臂,挣扎着站直。喻文州疑惑地看着他,黄少天表情严肃,眼神坚定,看着像是要上战场:“文州,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

喻文州下意识想回答:“那回去就领证吧。”话还没说出口,黄少天就拽着他的胳膊跑出了花棚。

“少天?你要干什么?”喻文州抬手接雨,其实雨并不大,落在手上几乎感觉不到。喻文州还是抬手想替他遮住一点,还没举起就被黄少天拍下。

黄少天嘿嘿一笑,说“我们蓝雨的人怎么能怕雨?走嘛我们跑回去!”喻文州不去反驳这乱七八糟的理由,只感觉被握住的那截手臂格外温暖,被雨淋湿的冰凉感一扫而空。他看着黄少天那张充满笑意的脸,只感觉心尖上有一块蜜糖融化开来,慢慢包裹着整颗心脏,随着心脏的跳动流向四肢百骸。

喻文州反手握住黄少天,十指相扣,把人扯过来亲了一口,趁着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反应拉着人就跑。

石板路上还有未干的雨水,两旁是盛开着的白色栀子花,黛色的瓦檐还滴着水,砸在厚实的花瓣上,溅出馥郁的香。

雨丝被他们奔跑的身影带动,挥成一颗颗小水珠,每一颗水珠里都倒映着他们的笑容。

喻文州偏头看向黄少天,对方也偏过头来冲他笑,嘴唇动了动,无声地吐出几个字。

[喻文州,我爱你。]

很多人印象里的黄少天是叽叽喳喳满嘴话的人,可是喻文州见过更多面的他。

张扬的,淘气的,别扭的,认真的,脆弱的,锐利的,柔和的……但更多的时候还是像现在这样——明亮,温暖,眼角眉梢都是笑意,盛着世间所有的光亮与希冀。

每一面,他都那么爱。

[我也爱你,少天。]

【一个迟到很久的repo】——我终于回家写repo了!!
@北极虾爱吃豌豆黄儿 艾特一下亲亲虾老师!爱死虾老师的文章和脑洞了!!!(ˊ˘ˋ*)♡

这次买的是余本,但是快递速度快到此生罕见,头天买的第二天就到货了【捂脸笑】不过是同学代拍的啦,就到了学校才拿到手。

【关于本子实体】p1大噶随意感受一下厚度,说实话看连载的时候没有觉得这么长,本子拿到手上才沉甸甸的有了真实的感jio:原来真的是很长的旅途了……[手机查看不了图片顺序了我就随意发挥一下嘿嘿嘿]这个封面真的是很惊喜了!乍一看是喻黄两人坐在车厢里把酒言欢领略祖国大好河山[bu],外面的书壳打开就是坐在森林的感觉,身边好多小动物[虾老师嗦是蓝雨的小动物们]喻总凳子靠背上的是他吧,天天凳子底下的小柯基天,左下的瀚文和景熙,左上中间的轩哥,旁边两只大概是李远和宋晓。然后我就脑补喻黄谈恋爱,蓝雨is watching you。

第一页翻开就是目录啦,刚看到的时候其实很懵,差点翻开地图册找找这是哪儿,后来因为我懒,就思考了一下——这是目录!原来目录还可以这么搞!吹爆!

再是番外,这个番外的厚度大噶再次感受一下!!!终于看到黄妈妈接受喻总啦!![说着流下了老母亲的眼泪]第三篇腿毛少女的回答真的看得我老泪纵横,我个人对这种第三视角看着cp一路走来的文毫无抵抗力,虾老师写的又十分有代入感,看着看着就觉得我也是看着喻黄结婚的人了!!骄傲!!

小册子内容可爱地一塌糊涂,老鱼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天天你还是保留了在鱼鱼本子上写写画画的习惯hhh,就图里那张老鱼[邪魅一笑]让我笑到发抖,这是我们水瓶鱼了。

封面和特典的拍立得都好看到爆!!!!两位画手太太辛苦惹!

【关于最长的旅途】这篇文是第一篇让我看到哭泣的甜文,平常看小甜饼都是捂着心口无声尖叫打滚,这一篇是让我看着无声捂嘴流泪,像是表白和求婚那两段,啊枕头被我哭湿了。
最开始看着这个标题和前几章,心想着[诶这是天天开窍了要暗恋很久才能修成正果吗?]后来觉得[哎原来是鱼鱼喜欢了天天十年了呀,好在终于在一起了!]最后[他们的最长的旅途是美好的接下来的所有光阴!!!!]标题真的是让这篇文一波三折[嗯?]虾老师说这是她真正意义上写完的第一篇喻黄长篇,这也是我入的一本喻黄本,可以说是缘分了![谁要跟你缘分……]

最后感谢虾老师带来这么好的喻黄!!!!爱您爱喻黄!!!![手动打call尖叫]